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是不是也能开盘预测一下陆奇的新去向?

2018-05-20 产品展示
  昨天下午17点半,那封邮件按原计划发送出来。邮件中宣布,集团总裁兼COO陆奇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,将在7月起不再担任上述职务,但仍将继续担任百度公司副董事长。
 
  同时,副总裁王海峰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并担任 AIG (AI技术平台体系)总负责人。李彦宏再回一线,之前转向陆奇汇报的张亚勤、向海龙、王海峰和朱光等e-Staff,再次转向李彦宏汇报。
 
  陆奇即将迎来加盟百度一周年,那时他借CES重返美国,展开一场“中国速度”的激情演讲。国内国外,都在总结谈论他这一年给百度带来的变化。
 
  但一波传闻一波辟谣,后来真真假假,消息真伪难验,更多人从内心深处更是期望陆奇不要离开。
 
  然而“地震”还是发生了,并且一切早有准备。
 
  在最新调整后的组织架构,百度又回到了一年前。李彦宏一线统领一切,直接汇报对象从1个人变成5个人。
 
  其中可能也有百度的重心倾向变化。在这次最新调整中,此前由陆奇亲自掌舵的自动驾驶事业群组(IDG)和智能生活事业群组(SLG),拥有了不同的汇报线,趋势或许也暗含其中。
 
  自动驾驶事业群组(IDG),转向张亚勤汇报,再由这位百度总裁向李彦宏汇报;智能生活事业群组(SLG),升任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为SLG总经理,直接向李彦宏汇报。
 
  当然,陆奇离任带来的最明显变化,莫过于外界对百度前景的担忧。就在消息宣布后,百度股价开盘大跌近10%,市值最高蒸发100亿美元——一度将要达成的千亿美元市值,如今蒙上阴影。
 
  然而陆奇离去,百度AI前景真会就此中道崩殂吗?可能也未必。百度内部不乏信心十足者,他们的理由明确而直接:
 
  一方面是决心,李彦宏再回一线亲自接手,决胜之心不能更明显,而且鲜有人知的是,Apollo和DuerOS的提出,都与Robin本人密切相关。
 
  Apollo开放生态,虽起步于陆奇IDG变革后,但最早提出“自动驾驶开放生态”构想的,正是李彦宏本人。
 
  DuerOS则更为直接,从2015年世界大会推出的度秘,到2018亲自为小度在家站台,再到当前让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享受“e-Staff”待遇——直接向Robin本人汇报——都能看到DuerOS的态势。绝大部分的百度员工,直到看见邮件,才知道百度又变了天,思绪繁杂。只有少数管理层干部,更早知晓了风向变化。
 
  但这也是他代表百度的最后一次公开演讲。
 
  其后无论是小度在家的发布,还是Apollo一周年庆典,陆奇都不在现场,没有发言。
 
  陆奇要走,并非毫无征兆。
 
  在百度内部,隐忧从去年年底就开始弥散,有些嗅觉敏锐的高管,早已察觉到这种变化,陆奇改革越往后,决断权限遭遇的阻力似乎越大。
 
  而且同期,陆奇可能提前离职的消息,还被与腾讯公司总裁联系在一起。那时刘炽平传出新追求,陆奇则出现在替代名单中。
 
  另一方面,虽然三军换帅,但AI将官矩阵已然成型,量子位此前专门介绍过百度的AI人才图鉴:从e-Staff,到一线业务总经理,人才梯队层次清晰、架构完备,依然可以照常运转自如。
 
  更早之前,陆奇就把百度AI转型比喻成“两场仗”,AI是否能成,关键全在其中,挑战也全在其中,而现在,又到了考验厂长的时候。
 
  陆奇の拜相幻梦
 
  陆奇治下,百度正在接近千亿美元市值。
 
  就在离任消息宣布之前,百度最高市值已达985亿美元,距离千亿市值俱乐部仅一步之遥,陆奇加盟一年以来,百度股价涨幅超过50%,多家评级机构纷纷上调评级表示看好。
 
  也正是这一年里,百度战略思路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清晰。
 
  大方向上:夯实移动基础,决胜AI时代。
 
  战术执行层面:移动基础重点推进信息流,AI时代打好DuerOS和Apollo两场仗。
 
  纵向上:A(AI)、B(大数据),C(云计算)三位一体,对外赋能,打造AI开发者生态。
 
  横向管理中:运用战略管理大师Geoffrey Moore的观点,将业务用坐标轴划归四个象限,依据主航道\支持业务,关键使命\非关键使命,将百度20多个具体业务全员纳入其中,指出一条“Zoo to Win”之路。
 
  陆奇才能,无可争议。李彦宏也在全员信中说:对他正直的人品、忘我的工作精神和在技术及商业领域的敏锐洞察力印象深刻。
 
  但这恐怕不是陆奇想要得到的全部评价和结局。
 
  他曾谈到过加盟百度的雄心,最长远的大成是帮助百度成功转型,跻身全球科技豪强之列,成为一家举足轻重的国际巨头。
 
  或者至少也是小成,让百度在国内重归巅峰地位,借助AI弯道,实现狼厂中兴,而千亿市值正是第一个小目标。
 
  陆奇有这样的抱负并不奇怪。他坚韧苦干,也志向远大。当年下决心离开微软,直接原因也是如此。
 
  那时比尔盖茨和鲍尔默已在遴选CEO接班人,陆奇呼声颇高、应者如云,但最终还是败于老部下纳德拉——而且不是能力原因,他知道环境如此,抱负施展无望,于是离职,把眼光投向冉冉上升的中国。
 
  相传最先接近的是腾讯,也有消息说其实阿里也曾高位以待,甚至还有土豪开出10亿美元“天使”希望陆奇创业。
 
  但最后真正打动陆奇的是李彦宏,后者允诺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”,持总裁权,行COO令,挥起大刀阔斧,可以一往无前。
 
  然而这样的蜜月期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,随着改革深入,问题越来越头疼。
 
  一边是“决断权”开始受到压缩,陆奇加盟时,“老板娘”马东敏也正式回归,起初仅以董事长特别助理身份管理投资和财务相关业务,然而由于身份特殊,老板娘开始越来越多介入其他业务,在很多决断案上的影响也越来越强,陆奇隐忍不吭声,但并不是感受不到其间隐隐的微妙和尴尬。
 
  百度相关人士告诉量子位,原本陆奇已经明确决断,但到老板娘那里又有不一样表态,不知道应该该听谁的,而Robin又向来说话很少,更清楚他怎么想。这种情况不止一次发生,于是搞到最后不了了之。
 
  腾讯科技《深网》也报道说,百度内部员工称其所在部门总监在进行升职答辩时,马东敏出现并向他进行了提问。而在百度官方公布的信息中,马东敏的职位是董事长特别助理,在正常的企业架构中,马东敏不会负责这一级别的升职答辩,但她却意外出现了。
 
  此外,李彦宏众所周知的“nice”性格,分工和权限的问题,让陆奇开始显露“疲态”,改革进入深水区,往上授权受限,往下则政令难统一。
 
  另一边是其他高管协同,向海龙也好,张亚勤也好,谁都不好动,哪一个都不好惹,改革进入深水区,杀伐决断需要的根基,一个空降而来的总裁显得单薄脆弱。
 
  陆奇以为微软难以实现的抱负,最后能在百度实现,可惜可到头来还是幻梦一场。
 
  OMT:陆奇新去向
 
  最后,是不是也能开盘预测一下陆奇的新去向?
 
  即便现在不算完全离职百度,但也只剩有名无实的“副董事长”之职,按照百度官方通告中的说辞,他只是回到美国陪伴家人,未来还会继续支持百度和Robin。
 
  但可能在今年年内某一天,这个“副董事长”的title就会宣布卸去。
 
  而陆奇肯定也不好因此归隐退休,他才57岁,而且依然为高强度工作而4点起床锻炼身体,更主要的是他满怀一腔雄心和抱负,看好中国科技的高速发展进程,也对带领中国公司成为国际化巨头深怀期待。
 
  那陆奇会去哪里呢?
 
  让我们从他2017年选择百度时的标准中总结一些经验,简单来说有3点:
 
  第一,能够承载陆奇的只有巨头或拥有巨头前景的公司,而且要有全球化雄心;
 
  第二,陆奇需要一个CEO/总裁级别的职位来匹配他的地位和抱负,并且足够放权让他施展;
 
  第三,最好还是一家技术驱动、工程师驱动的公司。
 
  所以这样来看,可选的公司似乎不少,但如果他更倾向中国企业,符合这些历史标准的标的却有限。
 
  有可能是华为吗?在此时局节点上,华为缺乏的正是一位全球化面孔和真正接班任正非的领袖。
 
  有可能是滴滴、字节跳动或美团吗?这几家公司都隐隐有“帝王相”,但在历史进程中正缺一位执行总裁级的国际化高管,特别是字节跳动,张一鸣之外,是否还缺一位“施密特”式的关键先生。
 
  但也有可能是即将港交所上市的小米。陆奇对雷军和小米评价颇高,小米所涉足的硬件、互联网业务和AI化未来,也与陆奇履历高度契合,而且Hugo离职后,小米在国际上始终缺乏一张更具号召力的面孔。
 
  抑或陆奇最后依然会难逃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势力范围?但从陆奇出走百度的内情来看,腾讯和阿里的组织人事可能要更复杂,拜相大权很难空降为之。
 
  无论如何,陆奇不会就此隐寂,陆奇的魔力还会在其他地方展开。
 
  “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之。”这是李彦宏带来陆奇时开场的话。